首頁 寧德文藝 閩東詩群 閩東詩人 旗幟

哈雷詩選

2019-03-18 17:00 來源:寧德市文聯 哈雷

沙坡頭日落

 

孤煙直了,傳說中王維的那輪太陽

就要下山了。落日

我的生命中最憂郁的使者

在鳴沙山,在黃河邊

朗誦完一首懷舊的詩篇

等待最后的謝幕

 

沙湖安靜下來時

顯得格外詩意和仁慈

騰格里沙漠側向東南的身子

越加傾斜,云彩

像是它卷起的衣袖

飄向落日

在我離你最近的地方

皮筏子探回岸邊的蘆葦

湖心島玄秘的幽光四周蕩漾

蕩漾著九曲黃河古老歌謠

我還能傾聽,但現在所有曲子都成了挽歌

就在和你分別的剎那

你熄滅了自己

去點燃眾多的星星

我的仰望從此一覽無余

并從那遼闊而遙遠的沉睡中

辨認出那雙貪戀天空的

眼睛

 

在古雁山莊遇到一只松鼠

 

我喜歡這樣的流浪

在某個地方,河流,高原,都成了

某些寓言或心靈的避所

我喜歡古雁山莊這樣的名字

像傳說中的樣子

在日益稀薄的鳥鳴面前

卻讓我接近秋天心臟的搏動

我看到那只比我躥得更快的松鼠

它像風一樣快樂

竟然在我腳下飛翔,氣流的聲音

比我的目光更快

比我的思想更呼嘯

它應該是趕赴和我的約會

或者僅僅為了那些正在成長起來的樹木

設定一場游戲

它遠遠地停在那里,回頭盯著我

俏皮地嘟著嘴,啃著松果

順便丟給孤雁山莊

一些靈動和

自由

 

葡萄甜了

 

當藤蔓完全潦草起來

葡萄甜了

停留的鳥躲進了枯干的草叢

園里,頂起來的帳篷

為我預留了過冬的一切

當葡萄徹底脫離了土地

小鎮的皮膚,它的含糖量急劇上升

以至于發黑的柵欄

也擋不住酒醉的鼾聲

這個時候才發現我離你最遠

在我的喧囂和你的寂靜之間

隔著一枚陌生的銀幣

思念打磨成虛無的光亮

像月色下的蘆笛

只有在夜里才能摸透那孔冰冷的顫音

在我初識你的時候

我竟然和你失散在回家的路上

見面意味著分離

你把羊駝從莊園后面驅趕回河灘

在我的手指不到的地方

隱匿的玫瑰早已凋敝

但我聽到你的聲音在空氣里傳出

你好,葡萄,這個季節你安然無恙

是的,我是真的很好

十一月,坡地上寫意的荒草

都在重復一句話

葡萄真的甜了

裸露的眼球,轉向園里發呆的秋景

正如大地平白的贊譽

正如世人天然的嘆息

 

和海交談

 

和你最近的一次交往

是在浪朵之上

我體內腔管里一直響著你陰柔的名字

這樣的時候更需要安靜

需要藍,需要聽到波濤的嘆息

 

如果你滑入的地方驚飛幾只水鳥

像畫筆的點綴,潑上一點青煙

臨港的船舷,容易遺漏的沃土

黑暗中長出一株忍冬花

我一定會把記憶的纜繩拋向土地

 

從島嶼變成半島,江陰

浸泡的水一樣腥咸,一樣感覺到潮汐的沖動

當浪朵突然平息,我看見依著你的

礁石,那塊跪倒的石頭

濺起的淚,讓岸上的我不忍舍你而去

 

燃燒的頭發

 

海為我打開窗戶

讓我看到你正獨自抿著憂傷

風暴,會在遠處停止飛翔

 

這時我只想

做一個飄動的青衫人

向你要一塊山地

可以讓我迎風站立的地方

 

可以讓青草般的思緒在那里蔓延

目光像走動的水鳥

可以到大海的深處覓取生動的鱗片

和美人魚脫下的衣裳

 

我會像忘了年齡的大海

依然用稚氣的浪朵

撫摸灘石上一張張未來的臉龐

 

我還像是貝殼中的男人

吞下一粒沙子

淚水流出

雙眼含著珍珠的幻象

 

當我伸出長長的手臂

將煙囪上面的頭發

點燃

我看見,海深處

珊瑚的眼睛

閃出幾滴幽光

 

歲末的光澤

 

那片海,很深,在橋頭上看著

以為一抹蘭香和花姿會明朗起來

改變森林的神色

 

每天都有緊張的人流涌來

在腳步遲疑的那一刻

追趕的句子和集裝箱被搬到了碼頭

如此匆匆的歲月,你的眉頭緊蹙

剩下昨天的舊夢抱緊霜葉

以至于一點風

就能把歲末的情懷打開

 

其實濃稠的夜,相約而來,在探望

一個白天和田園的麥子

你能走多遠,走成我的遠方

一個兩眼空空的地方

一個叫海子的人跌倒的地方

這才發現,那是拼到了鐵軌的地方

來不及躲閃,就歸于寧靜

 

詩歌,那群在我的尸骨上啄食

的鳥群,一直盤旋在我的靈魂上空

明亮的翅膀,撕碎了沉默的帆

你真的在等待嗎?那塊船塢

它的底部動蕩的水已經雄渾起來了

埋著嘴唇,像冬至片刻水流

你還在馬不停蹄地翻卷這草地

就等著鳥群把它蓋上

 

那思念,在橋頭看著,深如大海

眼里的淚花,迅速凍結,毫無理由地

改變了酒精的光澤

 

悲情英雄

 

我封存的記憶一下被你打開

沉默的果殼,總以為自己還在成熟

還可以喝很多的水

在枝節的高處往下望

在光線到來之前

把花粉吸入

 

有時,我會沉湎一下某種情緒

那些被你打開的記憶

會像沙漏一樣流失

城郊附近,有我們的河道和岸上的荒草

雖然日子一樣晴朗,在你暫時離開的時候

我都在把自己體內那一點明媚的光陰

擰緊

 

其實英雄,不僅僅是高掛的果實

有時候可以看作是一種對果實的守望

當風帶來了秋聲

鴿子成群飛去,我的世界充滿了別離的苦戀

生命如果可以這樣送達

我愿意把自己風干,然后從枝頭

跌落在地

 

木蘭溪

 

從你青春的身體邊緣繞過去

我開始跟著你去萬水千山、百轉千回

這清清、清清的木蘭溪流

籠著煙水的興化灣。燈影下

木門咿呀的聲音

牽出一段古舊的光陰

 

果香,她比暗河更加可靠

穿行于白天和黑夜的空隙,枯水季節

溪流泛著淚光。你的岸邊

居住著一個叫丹婭的人

端坐在明清家具上,品著蒼老的茶

指著這條河流就喊家鄉

 

我的出生地不是我的家鄉

我不能抱著這個秘密過一生

現在我還是說不出家鄉的方言

我喝過無數蘭溪水

手握著一顆又一顆滾燙的荔枝

但我一直叫不出家鄉的名字

 

我一個人坐在河道邊上

猛烈地聽到龍眼催熟的聲音

人有其土,木蘭溪,我是你不肖的兒子

我心里雖然刻下你詩歌的圖案

我可以為你彎下腰

擁抱每一寸泥土細小的哀傷

 

但我至今不能用方言傾訴

那粗魯的嘴唇,那舌尖上蒼涼的言語

陌生瞻望的河流,將我潦草的鄉情

隱沒于內心深處陣痛的起伏

走向遠方的丹婭,這個多年后在海邊翻看波浪的女子

毅然返回,故鄉,已被一滴淚水遮沒

 

我就這么短斤少兩地活著

 

去掉一些油膩

去掉前綴詞語

去掉一些心和肺

去掉一種舍我其誰的幻覺

去掉所有大于一的事物

 

去做一個無所追逐之人

去做無我也不忘我之人

去做一個沒有名頭之人

去做減法的人

去做一個素人

 

地球一天天在膨脹

我就這么短斤少兩地活著

 

 

谷 雨

 

今早的云,像姜黃,多看了它幾眼

天,就開始落淚

 

草木轉過河流。鬧著,要和戀了一季的春天說分手

一只鳥兒輕啼了一聲飛過去,像掉了魂

 

該回園子里了,種萵苣、蔥白、紫貝菜,也把魂收回

埋進泥土里,澆上一桶水

 

羨慕炳根家豆角長得好,不如去和一只鷹一起蹲下身來

看螞蟻搬家,再測測明天的天氣

 

明日谷雨,有三候:

萍始生,嗚鳩拂其羽,戴勝降于桑

 

總要有人給天擦擦鏡子

總要有人對地指指點點

 

過去我是將書本當地耕作

而今我是將地當書本耕作



哈雷,中國作家協會會員,編審。出生于福建周寧,插隊于閩東高寒山區,福建師大中文系畢業。創辦《東南快報》并擔任社長?,F任《生活·創造》雜志社編審、《東南快報》總編輯、《海峽詩人》雜志主編。曾擔任閩東青年詩歌協會會長,并創辦詩歌民刊《三角帆》。出版專著《陽光標志》《白色情緒》《都市彩色風》《平常心》《零點過后》《純粹閱讀》《純粹心境》《尋美福建》《尋美山水》《尋美人生》《尋美的履痕》《花蕊的光亮》《詩歌哈雷》等十多部,主編海峽桂冠詩人叢書、“映像”詩集系列叢書。

 

 

責任編輯:陳美琪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寧德網簡介 版權聲明 聯系我們 加入我們

寧德網 版權所有,未經寧德網書面特別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3512014001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1309374

廣告聯系:0593-2831322 職業道德監督、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 新聞熱線:0593-2876799

寧德市新媒體網絡傳媒有限公司 地址:寧德市蕉城區蕉城北路15號閩東日報社三樓

閩ICP備09016467號-17 網絡舉報監督專區

gta5 单击赚钱任务 云南时时彩走势图 pk10精准稳定人工计划 澳门三合2020 怎么看股票趋势图 青海十一选五走势图基本走势 体育彩票7位数奖金多少 股票推荐加推荐卓信-宝6 中国体育彩票网 pc蛋蛋规律 福建11选五每天多少期